《披哥》淘汰赛:这些男人怎么比女人还绿茶?

《披哥》淘汰赛:这些男人怎么比女人还绿茶?

曾几何时,《披荆斩棘的哥哥》还是一副岁月静好,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打开方式。

一群来自四海八荒的小哥哥老哥哥聚到一起,硬生生地把节目搞成了交友夏令营。

谁能想到,一群场上斯巴达、场下铁憨憨的哥哥们,到了这会儿,哭得那叫一个凄凄惨惨又戚戚。

刘端端和黄征这条故事线朝着奇怪的走向发展,不知道的还以为看了一出《水浒》+《泰坦尼克号》。

古有一百零八好汉聚义梁山泊,征四寇,灭叛党。今有刘端端黄征执手相看泪眼,牺牲自己成全对方。

也许《披荆斩棘的哥哥》商业性质满满,可这份发自肺腑为彼此着想的情谊,让人点赞比心。

没有太多戏份,也没有太多亮点,本来节目组打算让他和胡海泉来一出回忆杀,也没杀起来。

明明是相识多年的老友,但在组部落的时候,胡海泉与黄征完全没有任何眼神交流。

但由于当时羽泉更加出名,所以很多人都误以为这首歌是羽泉的歌,这也为后来的反目埋下了伏笔。

直到2018年陈羽凡因为吸毒丑闻事业尽毁,胡海泉情绪激动地连发了一串“为什么”,非常恨其不争痛心疾首。

而黄征却在个人社交平台上分享了他和羽泉演唱的《奔跑》,还配文称“奔跑,不忘初心……”

粉丝评论:“当年这是黄征专辑里的歌,而且是黄征创作的,羽泉参加歌手总决赛唱这首歌却请了邓超……当时我就觉得他们人品有问题。”

正当刘端端和黄征为争夺最后一个淘汰名额难解难分时,敖犬和麦亨利却在尽己所能地降低存在感。

无论是业务能力,还是人气流量,敖犬和麦亨利比其他哥哥差了一整个雅鲁藏布江。

当陈辉、欧阳靖、陈端端确定拿走淘汰名额,一切都盖棺定论时,敖犬和麦亨利就开始了自己的表演——示弱。

这期节目之后,敖犬和麦亨利被挂在热搜上好几天,他们的微博也被排山倒海般的骂声包围。

敖犬曾说过,他想让那些盼着棒棒堂解散的人后悔,所以他一直憋着一口气试图证明自己。

敖犬想要证明自己的心没有错,但如果没有可以拿得出手的硬实力,他只会不断地证明,当初棒棒堂解散,是对的。

出生于1990年的麦亨利是英皇娱乐旗下的艺人,这些年英皇给他喂了不少大饼。

《怒火重案》里更是搭档甄子丹和谢霆锋,路演的时候,师兄谢霆锋亲自带他,给他递问题。

在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娱乐圈,麦亨利非常清楚,如果再红不了,公司迟早放弃自己。

总之在他们心中,队长是块砖,哪里需要哪里搬;队长是瓶胶,哪里开缝哪里填。

在之前的推文中,抓马曾写过欧阳靖差点被枪击的惊险时刻,其实陈辉的经历也堪称丰富。

可命运对他不太友好,之后他因为乐队解散、离婚等接踵而至的打击而日渐消愁。

也许是见惯了大起大落,淘不淘汰这种芝麻绿豆的小事,在他心里已经完全掀不起什么涟漪。

他之所以放下OG的包袱,来到这个节目,和曾经他完全不熟悉的晚辈同台竞技,只是为了找回摇滚人的面子。

两个中年男人抱在一起,不仅仅是惺惺相惜,还完成了两代摇滚人之间的信念接棒。

请相信,在镁光灯、鲜花、掌声堆砌的泡影之下,一定有更加珍贵的东西不会被商业利益所裹挟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